【堂良堂】《过日子》1

*良堂良无差 *孟鹤堂阿尔茨海默病症状早期 *老年生活,不定期更,不太长 1 ?“冬天要到了,你想什么呢?” 眼前这个老人问到。 孟鹤堂坐在一片树荫下面,他身下是可以拉伸椅背的

  *良堂良无差

  *孟鹤堂阿尔茨海默病症状早期

  *老年生活,不定期更,不太长

  1

  ?“冬天要到了,你想什么呢?”

  眼前这个老人问到。

  孟鹤堂坐在一片树荫下面,他身下是可以拉伸椅背的高级轮椅,身上铺着柔软的海马毛毯子。

  他已经很老了。老到曾经温柔低沉的嗓音变得喑哑,以往清晰的口齿变得含糊,他此刻坐在这里,双手交叠在毯子上,老年纹爬满了他的手背。那双曾惊艳过不少人的漂亮眉眼老实的合紧了。

  可他没有死,也没有睡着。

  孟鹤堂把双眼睁开,周九良正坐在他身旁的公用椅子上,到底是年轻几岁,他的身子骨依然坚朗。周九良伸手轻轻掸掉落在孟鹤堂白发间的落叶,又将孟鹤堂身上但我毯子往上拉了拉。

  周九良的声线也不再清亮。

  孟鹤堂看着他,似乎有些疑惑,他仔细分辨着周九良的模样,可他今天没带老花镜,眼前的人影总是模糊一片。

  “你是谁啊?”

  周九良的表情没有多大变化,他从随身的带的包里取出盒保健品来,就这保温壶的热水,给孟鹤堂服用下去。

  孟鹤堂也不反抗,他冲周九良乐,眼睛两侧的笑纹就皱起来,他握住周九良的手,一边一边的搓揉。

  “你是哪家的呀,今天来看护我来了,我之前有没有见过你?”

  周九良包住他的两个手掌,没应他的话,只是又问了一遍。

  “冬天要到了,你又想什么呢?”

  枫叶哗哗的往下掉,秋天已经过了一半了。

  2

  这是孟鹤堂最爱讲的故事,他即使牙齿掉了几颗,说话漏风也要背一段贯口,有时背《八扇屏》也背《地理图》,兴致来了周九良给他放两段年轻时他说的相声,他一边磨手心里的两块石丸子一边讲他的黄金岁月。

  那是从这个世纪初开始的,那时候他不过是个热血冲动的年轻人。

  潮流的风向总是变化,人群扎根在时尚的漩涡里来回翻转,翻出一个个现在看怪模怪样的造型。有时孟鹤堂摸摸自己细软的白发,他站在家中的落地镜前面,带着副细框的老花镜——他说这样的比较有型。镜片凑到镜面前头瞧自己,他把左面的头发拨到右边,又拨回来,也不管身后是否有人,只是煞有其事的讲:“还是有刘海比较好看。”

  周九良站在阳台上逗鹦鹉,他自己对鸟没什么兴趣,当初孟鹤堂讲要买,他千拦万阻也没扯住孟鹤堂硬要往家放只鸟的愿望。结果鸟是回来了,孟鹤堂喂了两天食儿就不管了,全指望周九良每天逗它,喂他,不至于让鸟饿死或者抑郁。

猜你喜欢

推荐阅读